欢迎来到VV小说网!

VV小说网

第199章刺龚上

作品:武布中华  |  分类:科幻次元  |  作者:话凄凉

    前往四县上任的县令和知州,被四县百姓阻拦在县境之外,一路追打,又赶了回来。https://www.25kanshu.com

    去往临颍、郾城、长葛等新附之县的县官,则遭受流贼恐吓,仓惶逃回。

    这其中金堡和方大猷,算是比较精明的,两人都看出来,这是高欢出手,阻止他们去接手县里的政务。.x81z

    毕竟,这些州县都是高欢收复,而且还下了血本,购买农具、种子和耕牛,给百姓发放口粮,好不容易挨到夏收,东林党要过来摘桃子,这谁能忍受。

    断人财路,如杀人父母,这等于是直接抢劫,还不跟你拼命。

    若是一般人,抢劫就抢劫了,关键人家手里有兵,可不是那么好揉捏的。

    今时不同往日,时代变了,军队可不像以前那么听话,稍微有点不顺心,便分分钟哗变,何况这样损害他们的利益。

    金堡和方大猷明白,阻止上任,进行恐吓,不过是高欢的警告,如果还不识相,那恐怕性命不保。

    两人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开封,去禀报汪乔年,看总督如何安排。

    这事在河南地面上,是汪乔年和高名衡之争,在朝廷层面上,是东林和周延儒的斗争。

    这对一个崇祯十年和十二年的进士而言,可以说是神仙打架,他们刚进入官场不久,稍微不注意就当了炮灰,还是小心些为好。

    金堡和方大猷看出来,这是高欢出手警告,而许州是高欢驻节所在,他们接受警告,不敢去许州,跑回开封报告,但其他被驱逐,被殴打的县令、知州,却纷纷跑回许州,去找龚鼎孳告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龚鼎孳这次是有备而来,作为谏台官员出身,要攻击他人,首先就要熟悉大明朝官场的规则和官职权限,不然怎么骂人,怎么挑毛病。

    他很熟悉大明官场的规则,因此他除了担任河南按察司佥事外,还要了分巡登禹许,兼兵备道的职务,来办高欢。

    这使得他不仅有登封、禹州、许州的司法和监察权,其次还有敕书规定的兵备道职权,可以整饬处置分巡州县,一应军马钱粮,约束各屯营军、舍余丁,管辖各地方问理词讼,稽察奸弊,操练兵马,修理城池,遇有盗贼生发,还可就便督调军民官兵相机剿捕的权力。

    在各知县、知州出发前往各地上任之后,龚鼎孶便开始寻高欢的麻烦。

    清早,龚鼎孶手下幕僚,便对驿站官吏道:“快去给龚兵宪准备早饭,再让州里派人,迎接龚兵宪去州衙查阅宗卷。”

    驿站管事,却扬起鼻孔道:“吃了几天白食,还想混吃混喝?要吃什么自己花钱卖去。”

    幕僚微微一愣,不太明白前几天,还伺候周到,任由他呼来喝去的,怎么今天忽然就变脸,于是不禁大怒,“你说什么?信不信余一句话,就脱了你这身衣服!”

    管事却冷笑道:“俺又不是朝廷的驿卒,乃是大帅找的临时工,你有本事去说便是。”

    说完,管事便冷哼一声,拂袖而去,而驿馆里的人,不约而同的,不再理会他们。

    幕僚没办法,只能去买些吃食,却发现城中几乎没有商铺,只有供销社,买东西光有钱还不成,还得有粮票。

    现在,虽然军政府获得大笔银钱,明朝也解除了对军政府的封所,但是境内物资依然不太充裕,物资粮食交易,还是实现管控。

    幕僚好一阵折腾,才弄到一点米,煮了点粥,端进去。

    这时,龚鼎孶已经穿上正五品的官袍,带着乌沙,坐在房间内。

    “兵宪!喝点粥吧!”幕僚端进来一碗粥,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龚鼎孶监着分巡道、兵备道的差遣,因此被属下称为兵宪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粥,又看了看幕僚。

    “驿站里的人,似乎是得道吩咐,不给我们提供食物。”幕僚委屈又气愤道:“这还是卑职,想办法从外面搞来的。咱们过来也没带钱,二十多口子人,要是许州不提供吃住,可坚持不了几天!”

    龚鼎孶闻语,眼睛眯起,遂即冷笑道:“雕虫小技而已!这高欢刚回来,就想逼本官走,正好说明他有问题!”

    龚鼎孶说完,滋溜把粥喝了,遂即起身,已经迫不及待要去抓住高欢的把柄。

    “走!去州衙!”龚鼎孶冷笑,战斗意志高涨。

    驿馆内,一众属下已经在院子里集结,打着“按察使司佥事”、“分巡地方事”、“兵备道”等牌子,准备出门耀武扬威。

    龚鼎孶从房间出来,他的属下已经做好了准备,可是本该来迎接自己的人却一个没来。

    龚鼎孶的品级不算高,只是正五品,可是大明历来以文统武,以小制大,加上他又是谏台官出身,随便一封信送上,就等着被言官喷死,可以说是官场鬼见愁。

    这高欢回到许州,居然不来见自己,让龚鼎孶脸立时更黑了。

    这时过了许久,一队士卒才来到驿馆,为首一名队正,行礼道:“我家大帅让俺领你们去州衙。”

    一群幕僚早就想发火了,不待龚鼎孶发话,便有人冷声喝道:“你们高总兵呢?”

    “俺们总兵军务繁忙,没空接见你们!”护兵答道。

    龚鼎孶脸色铁青,自打进入官场,还没人敢这么怠慢自己。

    高欢不来就算了,手下主要人物,也一个没到,只派一个小兵过来,简直是侮辱自己。

    他在谏台时,连首辅、皇帝都骂,一个高欢居然这么猖狂,很好,等本官抓住你不法的证据,看本官怎么整治你。

    龚鼎孶战意上涌,便冷笑一声,坐上官轿,前往州衙。

    到了衙门,依然没有一个人,不过龚鼎孶是来整人,带了自己的班子,进入州县,立刻就让人开始翻越查看县里的卷宗。

    跟随他来的绍兴师爷们,经验丰富,没一会儿,就查出许多问题。

    龚鼎孶坐在桌案前,上面摆了一大堆账册,还有案卷,他也想看,不过以前光顾着打嘴炮,到具体事务时,便有点抓瞎。

    好在师爷都是精兵强将,“兵宪,卑职发现一个案卷,存在冤假错案!”

    龚鼎孶大喜接过来一看,审结是崇祯十一年,高欢那时还没占许州,这事也不是他办的,顿时丢在一旁,冷着脸,“再找找!”

    “兵宪、崇祯八年、九年、十年、十一年的账册都有问题!”

    龚鼎孶皱起眉头,愠声道:“本官要的是,高欢代理军政后的案卷!你们翻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做什么!”

    幕僚们赶紧去找,不过很快发现,根本就没有高欢接管许州军政后的卷宗存在。

    “兵宪!高欢早有准备,这里没有他接管许州后的帐册和卷宗!”一名师爷翻了一阵道:“他毕竟只是在朝廷没有派官前,暂时理政,没造册,忙不过来,也合情合理,最多只能算是做事不尽力而已。光凭这个,肯定办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龚鼎孶脸颊鼓动,冷哼一声,高欢越是这样,便越是说明他有问题,“给本官张榜出去!本官要为民做主,高欢驻军许州,本官不信他的属下,没有欺男霸女,抢夺民财之事!”

    幕僚闻语,不禁竖起大拇指,“兵宪英明!属下这就去办!”

    告示很快张贴出去,为了避免百姓不识字,龚鼎孶还让人在城中敲锣,沿街宣读,自己则坐在大堂,准备接受百姓诉状。

    大明军队的纪律,龚鼎孶心里清楚,找人泡了壶茶,便只等苦主上门。

    可是他一坐就到中午,却没一个百姓来州衙告状。

    龚鼎孶皱起眉头,等得有些不赖烦道:“派个人去看看,是不是高欢,封锁了街道,阻止百姓上告!”

    一名师爷,刚准备出去,便见有人惊惶的跑进来,急声道:“兵宪,大事不好,各县刁民造反,把派去上任的县老爷们,都给赶了回来!”噺⒏⑴祌文全文最快んττρs:/м.χ八㈠zщ.còм/

    龚鼎孶闻语一愣,不可置信,遂即拍案而起,“你说什么?百姓把县官都赶回来呢?”

    (求推荐,月票,订阅)